敲三下,我愛你

敲三下,我愛你

愛情FM」「2014-12-09」「電臺FM」 [有聲電臺推薦]無論你從什么時候開始,重要的是開始后就不要停止。無論你從什么時候結束,重要的是結束后就不要悔恨。
長大的我們,有了太多的心傷與眼淚。愛與不愛,愛而不得,愛而不能。在我看來,我們漫長的歲月里,總有那樣的一個人,在回眸燦然一笑時讓我們聽到春暖花開的聲音,在一句花開時,聞到花開的味道

刀塔自走棋恶魔流 www.pfkrf.icu 長大的我們,有了太多的心傷與眼淚。愛與不愛,愛而不得,愛而不能。在我看來,我們漫長的歲月里,總有那樣的一個人,在回眸燦然一笑時讓我們聽到春暖花開的聲音,在一句花開時,聞到花開的味道,可是,也就是這樣得一個人,讓我們在午夜的不眠中淚濕雙眸,讓我們總是在午夜夢回里哭出聲來…這就是遺憾

胡是個年輕的女作家,剛從大學畢業沒多久,擅長寫新詩和小品,文筆流暢生動,筆底充滿了感情。從她的文筆看,她該是個細膩而多情的女孩。
胡尚未結婚,和父母定居南部。在一次臺北的文藝聚會中,她認識了住在臺北的周。周不是作家,而是某報的文教記者,能寫,能談,能欣賞,而且會畫一手級好的寫意畫。他的才氣和風采立即吸引了年輕的胡,但是周已經使君有婦。
人類有太多“相見恨晚”的故事,但是,相知卻永不會“恨晚”。胡和周由相識而相知,由相知而相愛,這之間是一條漫長而坎坷的路,我相信他們這條走得非常艱苦,必定充滿了矛盾、掙扎、痛楚、壓力和犯罪感。臺灣的社會,說新不新,說舊不舊。一方面有非常聳人聽聞的新潮人物,另一方面,也有極端的保守派。胡和周就在夾縫中生存。
周是書香門第,妻子也是出自門第,而且已有一兒一女。無論在道義上,責任上,都不允許他有外遇,更遑論離婚再娶。因而,他們只有抑制著這份感情,不容許它泛濫開來。他們經常在宴會上,或人群中相遇,四目相對,靈犀一點,千言萬語,卻??嚶諼薹ㄇ闥?。于是,有一次,當他們有機會單獨相處時,周說:“那只是三個字:三個從有歷史,有人類,就會互相訴說的三個字:我愛你。我不能時時刻刻親口對你說這三個字,但是,讓我們之間有點默契吧,如果我敲三下桌子,就表示我在對你說這三個字;如果我拍你三下肩膀,也是說這三個字;如果我打電話給你,鈴響三下就掛斷,那是我在對你說這三個字;甚至……如果我向你眨三下眼睛、彈三下手指、噴三口煙……都是在說:我愛你?!?br />多么浪漫的表達方式!
然后,有好長的一段時間,他們生活在“三下”里。敲三下,我愛你。拍三下,我愛你??慈?,我愛你。鈴響三下,我愛你。吹三下口哨,我愛你。嘆三口長長的氣,我—愛—你。
這種愛情,有它的凄涼,有它的美麗,有它的詩意,有它的殘忍,有它的狂歡,有它的痛苦。
不論怎樣,周和胡就這樣“兩情默默”地度著日子。胡為了忠于這段“不為人知”的愛,竟屏退了所有的追求者,一直小姑獨處。
逐漸,兩人的知己朋友,都知道了這段愛情。而他們在無數的刻骨相思之后,越來越覺得彼此之間的愛,已濃得再也化不開。于是,周開始為兩個人的未來而奮斗——這是另一條艱苦的路,幾乎是殘酷而血淋淋的。周為了胡而奮戰,胡為了周而受盡唾罵。
最后,周的妻子終于同意了離婚。
去年的七月某日,胡和周約好在臺北某餐廳共進午餐,胡乘飛機北上。那天,她心情極好,因為這么多年的暗戀,終于有了撥云見日的一天。終于可以公開的約會了!誰知,這頓午餐,周卻沒有出席,而且,他永遠不會出席了。
周就在那天的早晨,因撞車而喪生。
就這樣,一個活生生的人走了,消失了。
而活著的人,卻必須繼續活下去。
胡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還活著,那些日子,她生不如死,對于周圍所有的事和物,都視而不見。心碎的滋味,只有心碎過的人才知道。那些日子,她沒有感覺,沒有思想,沒有意識,活著只為了活著,痛苦的底層,是再也沒有愛了,再也沒有希望了?!八勞觥貝莼倭艘磺?,愛情、夢想和希望。
在周死后的第七夜,周的諸多好友們,都聚集在一起,為周開追悼會。胡也參加了追悼會,她彷徨無據,心碎神傷。眼前都是舊相識,可是,誰再對她敲三下?拍三下?看三下?吹三聲口哨?嘆三口長氣……
那夜,臺北全市燈火輝煌。
但是,那夜,在周的追悼會上,一間大大的客廳,卻忽然燈火全熄。燈滅了,一片黑暗。大家在驚愕中,燈又自己亮了,然后,再滅,再亮,再滅,再亮。一連滅了三次!
胡幾乎脫口狂呼了!
閃三下,我愛你!
他來過了!他見到她了!他說過了!閃三下,我愛你!閃三下,我愛你!他表達了他的意思,他帶來了他的關懷、熱情與安慰。
死亡,不是終點。胡又活過來了,又能面對生活了,又開始寫作了。死亡,也不能阻止愛情!
這是個愛的故事!
我聽完了,說不出的感動,說不出的心酸,也說不出的激蕩。愛,如能超越生死,該是件多么偉大的事!但愿死而有靈,相愛的人永遠不被死亡分開。那么,天長地久有時盡,此“愛”綿綿無絕期!這不也是種“美”嗎?提起筆來,我情不自禁的寫下幾行字:
“不能同死但能同在!不能相聚,但能相愛!不能今生今世,但能無阻無礙!”
給胡,給周。為了他們的愛。 (文/瓊瑤)